管理心法:心灵管理

首页  >   导师频道  >   导师著作  >   内容

识别和挑战自我否定过程

时间:2013-05-14 13:47:55   作者:斯蒂芬•吉利根   来源:爱的勇气

  九、识别和挑战自我否定过程


  一个人可能遭受到咒语的毁灭性影响——诅咒、嗑药与酗酒、暴力或自我挫败的过程。一位好的支持者应该能够熟练地识别、保护、挑战,而且建立对这过程的免疫能力。在自我关系中,两个主要的“负面支持者”是“外来干扰”和“自我毒化诱导”。就像我们已经-了解,干扰想法包括“你是不可爱的”、“你总是弄得一团糟”和“你真是愚蠢”。如果不加检视,他们会像罗伯特·迪尔茨(Robert Dilts)(个人的沟通)所称的“思想病毒”那样侵入而损害整个系统。


  与外在干扰密切相关的,是自我毒化诱导,像是自怜、忧郁、浮夸、抱怨和妒忌。这观念是当一个人经-历原-生感觉,像是悲哀、恐惧、爱、愤?-时,她可能用这些负面诱导麻木或“麻醉”它。这将会产生佛教徒所称之为“亲近敌人”的经-验。一个亲近敌人看起来像一种经-验,但是实际上却相反。多愁善感是爱的亲近敌人,而自怜是慈悲的亲近敌人。自我毒化诱导是一种感觉的“覆盖”,让它变得有毒且无法吞咽。因此一个好的支持者会识别并减低这种负面诱导。如同我们将了解的,这是需要技巧和信任关系的微妙手法,因为负面诱导深深地与痛苦经-验纠结一起。


  下一章更详细地描述了治疗师如何处理负面的支持者。先提供一个简单的例子。经-年的治疗历程中,一位在虐待家庭中长大的案主,经-常会抱怨孤独感,而且没有得到爱。当他这么做的时候,他听起来是“爱抱怨的”,而且沉迷于自身。花了几分钟先让我自己回到中心,我聆听后以一种温柔但认真的声音说:“你正在发牢骚。”他看起来有些震惊,并继续抱怨。我停一下,重复说:“你在发牢骚。”他看起来有些迷惑,试着去解读我的意图。


  他反击说:“你不关心我。”


  “我当然关心你,”我回答,“但是你正在发牢骚。”


  他看起来相当苦恼。“嗯,我想要让我的生命有所不同。我只是试着告诉你我的感觉。”


  “我了解,你觉得不好,你想要有所不同,而且你正在发牢骚。”我轻轻地微笑着,而他也跟着微笑。


  “嗯,那我还能做什么?”


  “哦,你可以不再发牢骚,谈谈你的经-验。”


  这引出了如何不抱怨地体验和交流的讨论。构成会谈背景的非言语行为显然相当重要。如果治疗师听起来像是挑剔或批判的,那将没有任何帮助。治疗师需要去领会,案主可以发牢骚,但是它很可能无法帮助案主达成她的目标。这一点可以直接指出来。


  以这样的方式挑战案主,去感觉自我毒化策略用什么手段会有所帮助。自我毒化虽然无效,认知自我会试图用它来保护身体自我的柔软中心免于更多伤害。因此,当治疗师能感觉那来自身体自我真正痛苦的时候,她也一定能觉知那种旧式的防卫策略如何让痛苦持续下来。借由巧妙地挑战这些策略,治疗能“砰”一声戳破那吞没一个人的痛苦泡泡。第六章更进一步探究如何进行。


  十、觉知包容不同身份的关系场


  当多样身份变得显而易见的时候,感受它们所归属的在其中拥有一个位置的关系场是很重要的。没有这样的身体感觉,就很难意识到在这些差异之间获得联结的关系自我。这个场也许被感觉到在身体里面,在治疗师和案主的关系空间里,或在一个较大的场域里。前一章中描述的有关这方面的开放专注技巧,也许会有帮助。




微信扫描二维码,每天接收正能量!
关注智慧心理学院微信
 
相关阅读

感官复苏:复苏生活的品质

感官复苏:复苏生活的品质 智慧心理学院又一重量级的课程《感官复苏》在风景如画的广州假日半岛度假村举行,课程由班奇·兰登(BENJ)博士主讲。他是美国伊莎兰学院前总经理, 巴利岛潜能中心的缔造者之一,他从完形、心理综合法,呈现心智的呼吸工作,富于表达的律动。